宋棠宁萧厌_第16章 你只是差点死了,她可是哭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6章 你只是差点死了,她可是哭了 (第1/3页)

  宋瑾修被她咄咄逼人说得脸上一滞,可他并不觉得自己错了。

  他是长兄,棠宁和姝兰在他心中都是一样的,她们都是他的妹妹,他只是想要她们姊妹和睦,想要棠宁别那么斤斤计较。

  他只跟自己说棠宁是误会了他,年纪还小不懂他是为她好,压着心头纷杂,尽量与她讲道理:

  “棠宁,我知道你不喜欢姝兰,可是她是你的亲姊姊,你们血脉相融,是骨血至亲,你为何一定要分彼此,阿兄所做的都是为了你好,你这般计较无容人之量,将来如何嫁进陆家被他们接纳?”

  “今夜我本是不想让姝兰过来,昨日之事也与她无关,是姝兰知道你受伤之后懊恼愧疚,恨不能以身替你,祖母他们更是因此罚了她让她跪了许久,她过来只是想要跟你道歉求你回去,你为何非要咄咄逼人……”

  “我逼她?难道不是你们逼我?!”

  宋棠宁真的厌恶极了眼前几人,无论是宋瑾修还是谢寅,亦或是站在一旁盈盈垂泪,仿佛受尽了委屈的宋姝兰。

  她如同长满了尖刺,说得毫不客气,

  “宋瑾修,从刚才进来到现在,从你开口质问到骂我咄咄逼人,你可有问过我一句我身上的伤如何,可有关心过半点我是否受惊害怕?”

  “你只知道说我不懂事,骂我不容人,我不喜欢宋姝兰不愿见她就是我心胸狭隘,我不喜欢将我东西分给她就是我自私善妒,我不愿意与她同处同住就是我无容人之量,欺负她一个没了娘的孤女。”

  “你还记不记得我也是父母双亡?!”

  宋棠宁的话格外尖锐,

  “她只要掉掉眼泪,你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帮她,她只要哭一句委屈,我就必须给她让路,你看不到她明知道我不喜欢她还要屡屡凑到跟前的无耻,看不到她满是贪婪瞧着我屋中物件的野心,你看不到她砸了我阿娘的长明灯时的嚣张,你只看得我做错了什么。”

  “你能将我扔在?山荒林里,对我一身伤视而不见,却心疼宋姝兰被人惩罚跪了那么一小会儿。”

  “宋瑾修,你觉得你公平吗?”

  棠宁红着眼看他也与谢寅一样苍白了脸,浓睫似是含雾:“你自诩清正,处处对我严苛,可是你又做了什么?”

  “我听闻你昨日回城之后怕她伤心,特意跟谢寅还有陆执年带着她去买了首饰,划船游湖,你替她簪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在山里大哭,你哄她开心的时候,想没想过被你扔下的我是死是活。”

  “你凭什么来说我咄咄逼人?!”

  宋瑾修如同被人敲了一棍,面色苍白地看着宋棠宁。

  “我……”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