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棠宁萧厌_第4章 督主不吃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章 督主不吃人 (第1/3页)

  一夜大雨,天明见晴。

  山下雪气消融,拂柳嫩芽初现,偶有翠鸟轻啼飞过,划破晨起宁静。

  一抹阳光挤过牖边落在宋棠宁脸上,惊得她迷蒙醒来。

  嗅着浓郁的药香,宋棠宁望着头顶麟吐玉书的雕纹,有一瞬间不知身在何处。

  “醒了?”

  一道冷冽声音传来,如同坠入湖面的石子,也唤醒了宋棠宁昏迷前的记忆。

  宋棠宁猛地坐起身来,顾不得疼痛就扭头看向仙鹤屏扆外,隐约见到那边那道颀长身影放下手中卷籍,起身朝着这边走来。

  萧厌见小姑娘吓得脸苍白,抱着被子瞪圆了杏眼,他停在扆旁说道:“小心手。”

  宋棠宁一哆嗦:“别砍我手。”

  萧厌:“……”

  扑哧。

  秦娘子端着铜盆过来时听到里头动静顿时笑起来,她瞧着脸皮绷紧的萧厌,那边小姑娘对他如狼似虎,她憋着笑绕过他走了进去:

  “娘子别怕,我们督主不吃人,你别听外头人传他有多凶,其实他心地善良,温柔极了……”

  宋棠宁更害怕了。

  萧厌见她抱着被子缩成一团,绷着脸快被吓晕过去,他睇了眼秦娘子:“不会说话就别说。”

  “那还不是督主吓着人家。”

  秦娘子性子爽朗,丝毫不惧冷脸的萧厌,

  她笑起来眼角堆起细纹,放下铜盆就凑到宋棠宁跟前,“好啦,别害怕,阿姊与你玩笑的。”

  秦娘子覆手将宋棠宁绷紧的指尖从被子上拉开,

  “你这指头上伤得不轻,虽然上了药,可新肉长起来之前还是会疼的,这段时间别用力,别碰着水,还有你脸上的伤。”

  “我替你上了药,等伤口结痂之后再用些我调制出来的玉容散,保准让你半点儿疤痕都不留下。”

  宋棠宁有些无措地看着笑盈盈的妇人。

  萧厌淡声道:“秦娘子是蜀地程氏的传人,医术极好,太医署的人都不及她。”

  “督主别夸我,夸了我出诊也是要收银子的。”

  秦娘子笑着打趣了一句,才话音一转,“不过宋小娘子长得好看,药钱倒是能免了,要不这小脸花了得有多少俊俏郎君捶胸顿足,阿姊可舍不得。”

  宋棠宁脸皮发烫。

  她能感受到秦娘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善意,许多年不曾有人心疼过她美丑。

  哪怕只是玩笑话,此时握着她的那双指尖粗粝的手却也让她格外安心。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呐呐:“谢谢阿姊。”

  秦娘子格外受用:“有你这么个仙女妹子,我可占了大便宜。”

  宋棠宁抿唇轻笑,颊边露出浅浅的梨涡。

  ……

  象首铜炉里烧着火炭,屋中暖和不见春寒。

  秦娘子颇为话唠的拉着宋棠宁与她说话,或是笑容安抚人心,也或许是萧厌只走到屏扆旁的四足长榻上坐下,未曾试图靠近。

  等秦娘子替她重新上好了药后,宋棠宁小脸上总算有了些血色。

  她嘴唇依旧苍白,青丝垂落在身后,卷翘的眼睫扑扇着时,微微红肿的眼睛里也有了神,不再像是刚醒来时无措。

  等秦娘子退出去后,屋中只剩她和萧厌二人。

  宋棠宁小心翼翼地抬眸。

  对面的人一身玄色锦衣,墨簪挽发肆意,褪了初见时的冷戾,神色疏懒地斜靠在榻边。

  明明是个被人唾骂的奸佞阉党,手段狠厉无人不惧,可他身上却没有半点宫中那些内侍身上的阴柔之气,反而眉目舒朗如玉泉落于山涧,浑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