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渡劫_十五、提前过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十五、提前过年 (第1/3页)

  且说周航在寒假后,就是疯狂的练功、读书,出去打猎三次就是劳逸结合的调剂。《外经微言》已经默记于心能通篇背诵了,并在脑海里重温《灵枢》、《素问》《脉经》、《难经》等医学理论,融会贯通后,仿佛打开了一扇更大的生命之窗:一切生命皆符合天道,顺乎自然!至道无形而有形,有形而实无形。无形藏于有形之中,有形化于无形之内,始于形与神全,精与神合也。自然之道,乾坤也!乾坤之道,男女之道也。男女之道即阴阳之道,阴阳之道不外顺逆,顺则生,逆则死。万事万物生是偶然,死是必然!阴阳之源乃颠倒之术也!世人皆顺生,不知顺之有死;皆逆死,不知逆之有生,故未老先衰也!是故阴极阳生,阳极阴生。阴阳相伴,生生不息!参悟到黎明,一股灵气生于丹田,仿佛如大海一般潮涌而来,顺势导引灵气行至手掌,出掌劈空,击断松枝无数,又一掌劈向松针,松针如箭射出百米之外。此时,一份中成药方子在脑海深处生成,名曰“锁容丹”!此时,周航仍然双手抱元守一,气沉丹田,站如青松,呼出如双龙出海,吸入像百川归海,紫气东来,三花聚顶,气吞如虎,浑然天成!

  嘎祖陈长兴、外公陈幼甲、二外公巴图 、大舅陈建国都站在除檐下,都暗自欣喜:吾家千里驹成长起来了!

  陈建国与陈幼甲一起循着松针轨迹往前找去,一直到前面一百五十米处见一只晨起觅食的灰白野兔,被一根松针从左眼穿透右眼而出留在兔头上,兔子已经凉透,没了一丝生气。

  陈幼甲捡起野兔和陈建国一起查看良久,都露出惊骇的表情。

  陈建国高兴地对陈幼甲说道:“大伯,我们今天庆祝一下?”

  “首先还是先低调一些,不能太张扬,航小子虽然踏入先天之境,但必定年龄太小,再过个十来年后宣布吧。”陈幼甲思虑良久后,嘱咐陈建国,最后说道:“不过我们一家人倒是可以关起门来悄悄庆祝一下,还是可以的。”

  陈建国高兴地说道:“明天的除夕夜,今天就以我们家过年为由,大肆庆祝一下吧,明天再借除夕夜之名放半宿烟花火炮。”

  “好!就这么办!”陈幼甲高兴地同意了陈建国的建议。

  1981年2月3日,农历腊月二十九,巴图作为陈长兴的螟蛉义子,他们这一家就提前一天过春节。早饭过后,陈建国就安排一家人忙碌起来。

  大女儿爱卫协助妈妈和婆婆进厨房帮忙,武陵山一带的人过春季一般在腊月二十起就开始,做屋前屋后和家里的清洁卫生大扫除。到了年底,家家户户都焕然一新迎接新春的到来,家里过年要准备的烟、茶、糖、酒、花生、瓜子、鞭炮、烟花早就买回来了。但今年前面准备的肯定不够,陈建国掏出三百块钱,让爱美和爱华下山到供销社再买些烟花火炮回来。

  爱美和爱华虽说是女孩子,但过年放烟花炮竹还是挺喜欢的,在上世纪八零年的时候,过春节能花三百元钱买烟花炮竹的是不可想象的(参照猪肉价就能看出来:那时候猪肉0.89元/斤,凭肉票0.65元/斤,2020年春节猪肉28元/斤),三百元可以买337斤猪肉。

  这姐妹两人毫不犹豫地抓了个壮丁,壮丁当然就是周航了,一听说下山买火炮那必然是爽快的答应了。周航牵出黄牛,套上板车,载着两个表姐就往山下赶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