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渡劫_十一、生存技能考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十一、生存技能考试 (第1/3页)

  朝天门码头的早晨是挺热闹的,下船的旅客从一码头一直排到十八码头,各个码头都在上下旅客,人头攒动的码头,有小客车拉客的吆喝声:“沙坪坝!”“菜园坝火车站!”“杨家坪!”...... 此起彼伏招呼着目标乘客,有卖包子、油条、稀饭、和面条的饭店招呼着来往的人们(1980年,重庆朝天门码头很少有私营饭馆,多数都是国营或集体性质的饭店),而手拿竹棒和棕绳麻绳的“棒棒”们更是主动,见到行李带的多和笨重东西的旅客,纷纷上前帮忙并问送到哪里去,有部分胆小的和初次来到重庆的旅客哪里见过这么多手拿竹棒的热情的陌生人,小心翼翼地捂着自己的口袋或护着自己的行李。

  冉大勇、李春成他们高年级的学生都来过好几次了,自然轻车熟路带着学弟学妹们找了个有空位置的早餐店,占了三张桌子,每人要了三个包子两根油条和一碗稀饭,自然是先付钱后吃饭了,每人一斤全国粮票和四角四分钱(包子一个二两粮票加八分钱,油条一根一两粮票加五分钱,稀饭一碗二两粮票加一角钱。),一般的顾客基本上是一碗稀饭加一碟酸萝卜(酸萝卜不要钱),稍微讲究一点的就是再加一根油条,很少有早客吃一碗稀饭加一个包子的,因为要四两粮票啊!柜台上收钱和粮票的两个阿姨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这群半大小子和丫头,心里惊骇不已:真正的半大小子,吃垮老子!连几个丫头片子都能吃这么多?看着这二十个一色的绿色卡其棉服又没领章的一群学生模样的人,没有十分钟时间就风卷残云地各自消灭了眼前的目标,然后提着行李离开了饭店。

  从朝天门到南纪们中药材批发市场沿着陕西路到道门口,在沿着解放东路走到南纪门,步行也就二十分钟时间,这还是走走停停一路走马观花般的走,如果按冉大勇一个人走顶多十分钟就到了。

  周航跟随外公去过两回北京,也算来过两回重庆,只不过都是路过而已。

  杏林春中成药公司就在解放路中药材批发市场里,每天早上六点开始,这里从各地进来的各类药材都送达了这里,为九点开市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在这个中药材批发市场里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供应商合作社或者国营制药公司共计两百多家,亦有来自各个地方的采购商,只不过大多数都是集体合作社或者国营制药企业,也有民间的赤脚医生(郎中)凭着当地政府开出的证明前来销售计划内多出来的药材或者采购所需缺的药材。

  西藏药业公司就在杏林春中成药公司隔壁,不过他们没有杏林春阔气,只占了临街门面两百多平米,加上二楼也不过四百平方,而杏林春整整占了临街的一栋五层楼的建筑,一楼、二楼是药材铺,三、四、五楼是单身员工楼,而有家属的员工楼是另外三栋楼,靠近响水桥。1980年12月17日早上7:30分,西藏药业公司的当家人扎西来到了隔壁的杏林春,人没进门,声音就先报到了:“陈书记,我要的东西呢!你不是说这两天到吗?”药铺里一位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穿着白色卫衣的中年人正在有条不紊地指挥调动着员工们搬动补充药材,听到这打雷般洪亮的声音,转过头来笑着说:“哟,要账的来了!”

  扎西进步冲进药铺,给中年男人肩膀不轻不重的一拳,说道:“我不管,我都提前半年给你预约了,你答应我的东西就得给我。”

  陈姓中年男子也还了扎西肩膀一拳,笑道:“老战友,你鼻子比狗都还灵呢!今早上才刚送来,你就赶到了。”

  “你才是狗呢!”扎西笑道“每年不就是这几天送来嘛。怎么样,多给一点吧,我这边要的人有点多,都照顾不到哟!”

  陈姓中年男子斜眼看着扎西,骂道:“你狗日的胃口越来越大了,这是天生地养的东西是有一定数量的,又不是大白菜能给你批量性地要多少种多少。前几天黔老西和昆王八还来找我闹呢。”

  扎西笑呵呵地说:“他两个算什么,能与我俩几十年的交情比吗?”

  陈姓中年人笑道:“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待会把钱送过来,把药领过去吧,晚了我可留不住哟。”

  “要得!要得!我这就回去安排,等下就让人过来交钱拿货。”扎西高高兴兴地满意而去,刮起一丝尘埃。

  “陈书记”本名陈输己,其父豪爽喜游,年轻时也不是个安分守纪的主,听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