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渡劫_十、生存技能考试(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十、生存技能考试(三) (第1/3页)

  1980年12月16日,星期二,农历冬月初十,元旦前十五天,又到了中学部一年两次的生存考试的最后一次了。这次下山进行生存考试的总共二百人,其余的留在山上进行民兵训练,考核不过关的得重考。

  中学部下山这二百人的分组原则就是:混编。一年级到五年级全部混编,分成十个组,每组二十人。

  周航和李媛媛好巧不巧地分到一组,还有季一飞、黄艳秋也在他们一组,他们这一组的还有二年级的陈爱华、冉飞扬、冉国强、黄秋荻,三年级的曾光路、黄觉、李强、陈春生,四年级的金巧巧、马华荣、东门壮、欧阳秋,五年级的冉大勇、李春成、周大伟、陈景荣。

  老规矩,正负队长当然由五年级的同学担任,冉大勇、李春成分别担起了这个重任;周航、陈爱华任医疗组的医务主管,出门在外有什么头疼脑热的就是这两位的责任了;周大伟带着季一飞、冉国强、东门壮、陈景荣、马华荣、李强负责后勤,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一组人其实就是一人背了一桶野蜂蜜而已,不多,总共就二百斤;冉飞扬、曾光路、黄觉、陈春生负责战略支援,就是周大伟七个人背蜂蜜的累了替他们换着背一下;黄秋荻、黄艳秋负责账务管理。

  如今终于到了下山外出考试的时候,中一年级的周航、李媛媛、黄艳秋、季一飞这四位同学一路上是走路带风连蹦带跳异常兴奋,陈爱华悄悄对黄秋荻说道:“你看这四位像不像猴子下山?”

  黄秋荻嫣然一笑,说道:“当初我们下山的时候也是这样。”

  下山后需要做的事情早就拟定计划,只需按计划行事即可。

  但从陈家岭下山对普通人确实是个大问题,但山上的人不可能是普通人,书院中学部的学生更不是普通人,他们是最能吃苦的山里人。

  陈家岭的地理环境决定了下山的唯一出路就在鹰嘴崖,鹰嘴崖在上东谷村鹰头峰,鹰头峰临渊东望,像一只寻找猎物的雄鹰,两边的山林就是他的翅膀,树木杂草就是它的羽毛,身下的悬崖就是天空,从北面它的左眼进去,南面右眼出来,这个鹰头峰名不虚传,但从眼珠子上框到头顶的高度就有168米,眼框东西长25米,高度北面6.43米、南面5.04米,里面通道有人工修整的痕迹,有巡逻队民兵每天四班倒班值守,每班四人,里面有宿舍、厨房、厕所、仓库。

  从南面鹰眼出来,是一条先向往西面鹰脖子走向的十来米宽的岩坎缓坡,植物密布,人行青石板路大约一米宽,行一百米左右后,再由北向南折弯一百度左右继续走大约四百多米,就到了真正下山的岩口,青石板路就到此戛然而止。

  原来下山的路就在一条岩缝里,岩缝向北倾斜大约八十度,宽度一米左右,岩缝由东往西走向,最长二十米,最短的地方不到三米。从明代到解放前都是脚把窝上下,每个脚把窝只能放下四十码脚的大半个脚掌,在最里边和最外边向下每隔一百米左右就有一个拳头大的套绳子的钢环。冉大勇和李春成先顺着绳子往山下溜去,周大勇和陈景荣每人守着一边,待前面的人轮到下一条绳子的时候再让后面的人依次序往下溜,最后两人断后,待二十人全部下山到望乡台时已经花了半小时的时间。二百人下山就像一串人往下溜,黄秋荻擦了擦汗,望着冉大勇说:“大勇哥,我们已经下了一千米的悬崖了吗?”

  “准确点说是已经下来1278米,从岩口下来是997米,从岩口青石板路起到鹰眼的垂直高度是113米,鹰眼到峰顶是168米,剩下的从望乡台到下面林口垂直高度140米,从林口到下院道观的垂直高度是156米,下院道观的海拔是217米。”冉大勇各项数据张口就来,听得几个女生眼睛直冒星星。

  望乡台其实就是悬崖上的一个小台阶,长约20米,宽约两米,内高外低,里面比外面大概高十公分左右,但在这悬崖峭壁上无疑是千金难买的休憩场所,不管是上下都是最好的中转地方。从望乡台向下到林口,在峭壁上有一条窄窄的小路,只够一人行走,绝对容不下第二个人走,对面的人相遇,一定要有一方人退回去才能解决,所以上面的人要向下走,必须先放开嗓子吼几声,没有人回应就立即向下走。下面有人要上来也是如此。从林口到下院诸葛道观还有五里路,待一行人到了下院一小时后,积雷山半腰又是云层密布,电光闪闪,雷声隆隆。雷击山从下到上或从上到下每天只有两个小时的通行时间,其余时间上天入地都行不得。

  武陵书院下院诸葛道观就是雷击山的分界线,从林口到五溪河边是一道几十米的悬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