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渡劫_四、淘气小霸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四、淘气小霸王 (第1/3页)

  周航每天除了帮舅舅放牛羊、和一群表姐、表弟玩耍打闹、爬树掏鸟、下水游泳的活动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听大嘎祖给他讲打洋鬼子的故事: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八国联军的残暴贪婪、义和团的忠义壮烈、老百姓的水深火热、秀才们的胆小懦弱,无不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特别对嘎祖他们用一根绳子干掉洋鬼子一对十二人的巡逻队,夺得枪支的故事;一包巴豆粉瘫痪了一百多洋鬼子,脱掉了他们的大衣,拗断了他们的脖子的故事;三百多追捕他们的清兵被嘎祖带领的一百多义和团兄弟引到沼泽里消灭的故事…..这些故事是周航最爱,百听不厌。他对细节的询问超过了听故事的耐心,还好这些都是讲故事的人亲自指挥参与的,尽管过去了七十多年,许多细节依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否则还真难应付他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磨缠。他外公常常感叹:这那是在听故事,分明是听报告嘛!

  嘎祖对他的这种刨根问底的态度非常欣赏,对周航外公说:“这孩子不简单,思维缜密,求知欲强,将来必定是个有出息的人,家里祖传的东西让他跟毛团儿(陈涛的乳名)一块儿学吧,能学多少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多数人听故事都是过了就算了,不会有再有其他的想法,故事不就是过去的事嘛!

  可周航不是,他还要模仿故事!有些手段还会复制到与小朋友的打仗中,让许多与他交战的对手吃尽了苦头,也为他博得了小霸王的威名。

  他为了证明巴豆是不是能让人腿脚发软的事,曾悄悄用几粒生巴豆粉混在茶叶里泡了一壶茶,招待公社下来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干部。也合该那几人倒霉,那公社干部本来是想找找水喝,歇一歇的。来到周航家的院坝里时,见院坝边上有一根南瓜,长得枝繁叶茂,就是没有结南瓜,就命令跟随的大队干部连根拔掉了南瓜藤。

  周航见了就毫不犹豫地让他们每人喝了杯巴豆茶。

  当时周航并没有看到效果,只是在吃晚饭的时候,他三叔被队长紧急通知,马上抬人到公社医院去!三天后,三叔才回到家,爷爷问缘由,然后三叔一五一十把他知道的情况当作故事讲给家人听。原来周航三叔来到队长家,见公社干部一行五人比赛似的往厕所跑,最后几人都跑不动了,全身发软,瘫了!可把队长吓坏了,把全生产队的男劳动力都叫来,把五人抬到公社医院,公社医院的医生也束手无策,只好把电话打到县里求助,县里连夜组织医疗队下来,对五人的病情进行了汇症,最后的结论是紧急食物中毒,经过三天的抢救,五人终于脱离了危险。周航听了三叔与爷爷的谈话,终于相信了巴豆的泻药特性和止泻特性,但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谁也想不到是周航,那年他才六岁!

  接下来没几天周航又做起了绳子套洋鬼子的实验。

  在1974年,在中国的西部县城是很少有欧美人士出现的,更别提在武陵山脉中的山村,哪去找八国联军的洋鬼子呢?这是个问题!周航想到了打仗的小伙伴们,可又怕出大事,后来想到了大田湾的那条黑狗,大伯家的姐姐上学时最怕的就是那条高大凶猛的狗,据老辈的人说,大田湾的大黑狗是藏獒和土狗的杂交种,体型高达,脖子上披着长长的黑毛,就像一头狮子,所以叫它狮子狗,这条狗可是凶名远播,就是驻村的乡干部都被它咬过好几个了,所以后来的乡干部下乡绝对是绕开大田湾走的,被它咬过的其它人更多,学生们都不敢去上学,每天上学都要大人送过去,要是除掉了大黑狗,姐姐上学就再也不怕被狗咬了。

  想到就要做到,必须立即去做,这就是周航做事的风格!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大伯家的堂哥周庭柱,比他年长五岁的堂哥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的这种疯狂作死的冒险行为。

  周航鄙视地对堂哥周庭柱说道:“你真是胆小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