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渡劫_三、快乐的童年(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快乐的童年(三) (第1/3页)

  小孩子的哀愁来的快去的也快,没过多久,周航就和大表姐爱卫玩到了一起,两人把牛拴在小树上,让牛自由吃草,见附近没有人,就脱掉衣服下水游泳,水库的水清明透亮,干净无比,浮在水面就像翱翔在蓝天上,十分舒畅,水的可见度极高,能看见两米多深的水底,两个娃娃的水性都不错,像两条鱼在水里钻来钻去,追逐嬉戏,捉鱼拿虾,玩得好快活!最后是周航一句话结束了这次的水中游乐,周航说:“爱卫姐,我看见水蛇没?我们去把它抓住吧!”结果爱卫吓得赶紧游上岸,穿起了衣服。周航游了一会儿,觉得一个人不好玩,也上了岸,他边穿衣服边说:“爱卫姐,我发现你有点不对劲呢!”

  “什么不对劲?”爱卫理着湿漉漉的头发,歪着头问道。

  “你的胸是不是被什么东西蛰啦,有点肿。”周航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你看我的胸就不肿。”

  “你…”爱卫毕竟是个渐渐长大的女孩,一下羞红了脸,急得扬起了拳头:“你是不是想找打!”

  山里的孩子一般都喜欢用拳头讲道理,无论男孩女孩都一样。周航见大表姐生气了,有些莫名其妙,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还没有达到挑战大表姐的时候,所以他很明智地选择了妥协,可嘴里还在嘀嘀咕咕:“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小孩子是闲不住的,周航在大表姐那里讨了没趣,没安静多久,就独自四下游逛,对爱卫的招呼直接无视,充耳不闻。离牛车不到两百米的地方有个院子,叫冉家湾,住着几十户人家,小孩子多,哭哭闹闹,鸡鸣狗叫,十分热闹。

  周航顺着大路来到了冉家湾,在院子外有棵千年老树,皂角树,树干很粗,要四五个成人才能围抱,当年冉家祖宗到陈家岭时就在这里落脚生根开枝散叶。

  皂角树下,一群小孩正在捡被风吹落的皂角刺,周航刚一露面,就有一个大男孩叫他:“小霸王,你咋跑到这来了?”

  周航认识他,每年过节,或嘎祖,外公的生日,他都见过,那个大男孩叫冉大勇,是周航外公的大姐的大伯子的曾孙,按辈分周航还是他的长辈。周航背着手,昂着头,挺着胸,迈起了方步,不满的训斥道:“没大没小!咋啦,我就不能来幺?”

  周航把他外公平时走路的样子和训人的口气学得惟妙惟肖,可是他这样子根本就虾唬不了人,这群孩子的年龄多数都比他大,都觉得这小孩子装大人的样子很好玩,轰的一下笑起来。周航见这群后辈不拿他这小叔当长辈,很生气,捡起路边的泥团、石头就往这群大孩子丢去,边丢边喊:“我让你们笑,我让你们笑…”

  男孩子在笑,女孩子在叫,大家都在躲,冉大勇忙招呼他:“叔,别生气了,和我们一起抓蛇,好不好?”

  “蛇呢?”周航听说在抓蛇,脸上的表情立马变得阳光灿烂,冲冉大勇说:“抓住没有,没抓住,让我来!”

  “还没有,我们找到了蛇的老窝,准备在蛇出来的必经之路埋好陷阱后,再把它赶出来。”冉大勇在上中一了,可他没把周航当小孩,他扬着手里的皂角刺,耐心地给周航解说。

  周航从五岁多就开始抓蛇,按现在的说法已有两年多的工龄,算得上是熟练工了,他颇有大师风范地说:“先别忙埋陷阱,让我看看是什么蛇再说,是无毒小蛇就放过,是有毒的就埋陷阱,是大蛇吗?”

  冉大勇说:“从蛇爬过的痕迹来看,应该是大蛇。”

  周航摆了摆手:“眼见为实,先看看再说。”

  冉家湾这群孩子大的十四、五岁,小的有五、六岁,十几个孩子簇拥着周航顺着蛇路,终于在院坝的条石缝里找到了蛇的老巢,只见蛇正在巢穴门口吐着信子,也不敢出来,女孩子们吓得尖叫连连,四下奔逃。周航捡了根小木棍捅了一下蛇,蛇把头向后缩了缩,发出警告的喷鼻声,然后判断出这是一条近两斤左右的无毒菜花蛇(又名王锦蛇,性情凶猛,无毒,头部前段有王字斑纹,一般长70——200cm左右,重1-3公斤,大的有3-5米长,10-20公斤重,一般以蛙、鼠、兔、鸟类及其它毒蛇类为食,能上树,与眼镜王蛇是对手,两类蛇很少在同一地出现,除非是争夺地盘,作者见过最大的菜花蛇只有2.5kg。),这条菜花蛇抓到县城去能卖五块钱,就是拿到凤凰镇至少要卖三块以上。几个在上初中的男孩子们都摩拳擦掌,女孩子们都眼放金光。(解释一下:1975年时,当时我们小学的校长的工资还不到十块钱,普通教师也就七、八元的工资,那时候,领导和员工的差距还不大,小学的书学费才一块钱,家庭困难的还可以减免,初中不会超过一块五,是人民币,不是美金,更不是英镑!那时欧元还没出现呢!一个二两的馒头也只卖两分钱,一碗二两的臊子面才买五分钱;周航的外公是将军待遇,每月才二百多元,不到三百元。)

  周航说:“幸好我先看看,要是让你们把刺埋在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