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我,异姓王,明兰舅父_第十一章:王师凯旋,年幼的张桂芬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王师凯旋,年幼的张桂芬 (第1/3页)

  英国公张辅班师回朝,当朝宰执韩章,奉皇帝命,亲自率领百官,在汴京城外迎接王师。

  数万大军,暂在城外待命。

  张辅与顾偃开,只率领两千士卒,来到城中,接受百姓们的称赞与仰慕,堪比状元巡街。

  在他们前往皇宫途中,街道两旁,无数百姓在围观,欢呼声、喝彩声、惊诧声,络绎不绝,

  “英国公不愧是咱们武将魁首,以二十万就能成功抵御辽军,当真是涨我大周志气!”

  “听说,此战第一功臣,是一个叫做卫渊的,以三千兵卒,就守住了雁门关!当真是后生可畏!”

  “我也听说了,那卫渊乃是英国公的亲传弟子,杀得辽军闻风丧胆,官家都亲口说,他有冠军侯之风呢!”

  “那辽军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不可战胜,这不,还是败在了咱们手里?”

  “周军威武!威武!”

  “...”

  将士们听到这些赞叹之声,忽然感觉,即使战死沙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如今,消息比较通达的各地,都知道了卫渊死守雁门的事迹,正被广为传唱。

  一朝发迹,天下谁人不识君?

  待张辅等人来到皇城前。

  嘉佑帝命其一人去到宣政殿。

  来到殿中,张辅见到官家,因甲胄在身,所以只是单膝下跪道:

  “臣,幸不辱命!”

  话音刚落,和蔼仁善的嘉佑帝,亲自将张辅搀扶起来,道:

  “二十万击敌三十万,还能够大获全胜,我朝有英国公一人,胜抵千军万马!朕坐镇京都,也可高枕无忧了。”

  张辅作揖道:“官家,此次,臣虽侥幸得胜,但臣毕竟是老了,只怕去不了几次边关了。”

  闻言,嘉佑帝看到张辅那满头白发,便是于心不忍,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你是老了,但你也后继有人,朕听说,那卫渊是你的亲传弟子?你觉得此子如何?”

  他深知张辅忠君爱国的性格,所以,对他十分信任。

  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多年来,一直让张辅执掌禁军。

  这份殊荣,举国无二。

  所以,对于张辅的话,嘉佑帝是信的。

  “官家,那卫渊,的确是臣的弟子。”

  “此子杀敌勇猛,精通兵法,或为年轻武将中的佼佼者。”

  “臣说此言,绝非是任人唯亲,臣敢担保,有此子在,可保我大周三十年无忧!”

  张辅毫不避讳的直言。

  保国朝三十年无忧?

  听到张辅对卫渊的评价竟是如此之高,不免使嘉佑帝心生好奇,

  “此子可随你班师?”

  张辅道:“回官家,不曾。”

  “他刚被官家任命为团练使,臣没有让他急于来京谢恩,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