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我,异姓王,明兰舅父_第八章:长姐如母——卫恕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长姐如母——卫恕意 (第1/3页)

  此刻,身在代州的卫渊,还全然不知,自身命运,已悄然发生改变。

  话说那日雁门血战,有一斥候受卫渊所托,送一众袍泽遗书、遗物归家。

  那斥候从代州前往各地,纵马疾驰,一路上,几乎都没怎么合眼。

  如今,刚至扬州。

  而卫渊的大姐卫恕意,就嫁给了扬州通判‘盛纮’为妾。

  盛纮的父亲,曾高中探花,娶了勇毅侯府家的嫡女为妻,也就是徐长志的姑祖母。

  就此,盛家开始发迹,经过父子两代人的苦心经营,他们已经从商贾世家,成为官宦世家了。

  那名斥候行走于扬州城内的街道,旁人见之,都是纷纷退避三舍。

  只因他身上的甲胄,仍旧沾着鲜血。

  几日来的奔波忙碌,使其略显狼狈。

  不过,配上那一身染血的铁甲,气势倒是不减,就像是从地狱归来的恶鬼,令人望而生畏。

  他状若疯魔,逢人便问,

  “扬州通判盛家在哪?”

  “请问,盛家在哪?”

  “在哪?!”

  “...”

  路上行人,都将其视为疯子,又见其是兵卒,不敢搭话,都是匆匆离开。

  他已经太累了,一路上,跑断了三匹马,要不是凭借着一口心气吊着,只怕早就昏厥过去。

  “这人是谁啊?为何要找盛大人?”

  “你们看他身上的血,真是瘆人啊!”

  “看样子是当兵的。”

  “...”

  路人议论纷纷。

  斥候口干舌燥,脸色苍白,浑身都有虚脱之意,眼看着就要撑不住了。

  突然,一位胡子花白,在路边贩卖橘子的老人家,走上前去,皱眉问道:

  “禁军?”

  闻言,斥候转身看了看那老人家,点头道:“宣毅军,开山营,斥候李川。”

  老人家拱手道:“宁州厢军,天圣元年入伍,景祐三年,被几个西夏兵伤了...”

  李川神情一愣,有些激动的开口道:“老哥,盛家在哪?”

  老人家问道:“你寻通判大人家,所为何事?”

  李川郑重抱拳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还望老哥告知。”

  老人家皱眉道:“你脸色不对,先到老朽家里歇歇,喝杯茶。”

  李川摇头道:“我怕我会睡过去,醒不来了。”

  老人家连忙握住他的手握,“走,我带你去!”

  片刻后,盛宅前。

  李川向盛家几名下人自报家门,

  “宣毅军斥候,奉卫渊卫指挥使之命,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